白百合的老公_d6162gcw - 2020,在安庆过大年,“大

热闻 橙子 浏览

小编:2020,在安庆过大年,“大家都说恭贺新喜,我不知喜从何来”2020,在安庆过大年,“大家都说恭贺新喜,我不知喜从何来”2020-01-2618:46:18世上无难食安庆

2020,在安庆过大年,“大家都说恭贺新喜,我不知喜从何来” 2020,在安庆过大年,“大家都说恭贺新喜,我不知喜从何来” 2020-01-26 18:46:18 世上无难食

安庆,地处皖西南,曾是安徽的省会,如今是一座低调而安逸的文化旅游之城。

安庆人很重视读书,每年考出安徽的优秀学子甚多,大部分人毕业了就留在大城市工作定居,其中,上海、杭州、合肥、武汉。于是,每逢过年,在外漂泊的游子大多会马不停蹄赶回家,和父母亲戚团聚一堂,吃着年夜饭,看着春晚,一起过个红红火火的年。

安庆人过年,有很多讲究,家家户户也都有不同的习惯。

祭祖:每年春节期间永远不变的项目

除、清、九、盂,是中国人祭祖的四大传统节日。除,即除夕;清,即清明;九,即重阳;盂,即中元节。

安庆人遵循中华文化的传统,很多人习惯在除夕前几天,几家亲戚一起开车到乡下拜祭祖先,并将此称为“上坟山”。仪式不一定多么隆重繁复,简简单单,每年都一如既往。

我们家通常在除夕前一周内,选择大家都方便的一天,到乡下去拜祭过世的亲人。通常是需要拜祭多少人,就买几挂鞭,到祖先们的坟前点燃,同时将冥币、黄表纸等等堆起点燃,再一一跪拜。

祭祖的范围很广,有些祖先是隔了很多代的远亲。我跟爸妈去祭祖,常常惊讶他们如何记得住那么多如今已相隔甚远的坟墓。

他们回答说,都是一代代人口口相传,多去几次就记住了,虽然有些过世的远亲从未见过,但既然家族有后人在,逢年过节还是要去拜祭一番,算是一份尊重和心意。

春节前,多数岗位还没放假,通常是周末才去,时间也不太够,而需要拜祭的祖先又数量众多,乡下很多地方人口流失严重,山上杂草丛生,如果不幸遇上天干物燥,稍不注意就容易引起山火。

因此,像我们这种家里亲戚多的,就会大家找个时间一起去,这样每次放鞭烧纸都可以留下一两个人看护,直到火完全熄灭再离开追赶其他人,做到对环境负责。

春节三件套:办年货,大扫除,贴春联

办年货,大扫除,贴春联,这几乎是全国人民过春节必须做的三件大事,安庆人自然也不例外。

一家商场里的福字装饰品

虽然网购和物流业已经相当发达,但是很多安庆人还是习惯于到本地商场购置年货。开车或者骑车去商场,空车过去走一趟,满载年货回到家,来来回回数趟,期间将家里清理得焕然一新,到除夕白天,各家各户贴春联和福字,再挂好灯笼,新年也就走到了门前。

我们家的小小灯笼

年夜饭:家家户户的重头戏,有一样菜不是用来吃的

安庆地处皖西南,年夜饭自然也是以徽菜系为主,重咸,少不了本地人最爱吃的腌豇豆。

在我家,每年春节前,大家都会做提前做这几样事:

酸酸咸咸的腌豇豆

一是买上好多斤新鲜的猪肉,一部分自家腌制成腊肉,另一部分送到亲戚或者菜场对应的店里,灌成香肠晒干,这些腊肠通常只放盐,也会很咸,但近年来也有不少商铺学习四川的做法,灌制成麻辣味的腊肠。

超市里的腊肠货柜

二是祭祖的时候,乡下亲戚也会主动送一些自己打的豆腐和种的青菜,让大家带回家;年夜饭桌上,总觉得家乡土生土长的菜,比在外吃过的所有菜都可口

三是几家亲戚相互交流,看看谁负责年夜饭,又要做些什么,以便提前准备好食材。

因为爷爷奶奶过世早,爸爸老家离得远,亲戚不多,我们家这些年都在外婆家过年。不知为何,外婆家的男丁都热爱厨房。今年执掌年夜饭的人,不是外婆,也不是我妈和舅妈,而是定居深圳、平时就乐于研究各种菜品的小舅。

我们家的2020年夜饭(部分)

于是,今年我们家年夜饭中,多了好些海鲜为主的菜,其中,清蒸鲍鱼收到了小朋友们一致的好评。而其他亲戚,也各自做了自己擅长的菜和点心,凑成一桌和和美美的年夜饭。

小舅做的清蒸鲍鱼

我今年做的新疆烤包子

年年都有的炒牛肉

虽然年夜饭一年一个样,但有一样菜,每年都会保留。然而,这道菜却不是用来吃的!

“听话鱼”

上图这道菜,看上去不过是很普通的家常烧鱼,但在安庆,它有个特别的名字:听话鱼。听话鱼不是用来吃的,而是放在年夜饭桌上,寓意年年有余,听一家人举杯庆祝祝福,默默“记录”这一刻的美好时光。

放鞭炮,看春晚,打麻将

早些年,手机还没有那么普及的时候,我们在安庆过年,总是会在年夜饭之前放鞭庆祝。

吃过年夜饭之后,几个大人就凑一桌麻将,小孩看春晚。春晚结束了,大人们的麻将也打完了,就可以陪小孩放烟花,就这样过完除夕。

如今,市区鞭炮管制,放鞭炮的人少了,麻将也没多少人打了,大家吃完年夜饭就一起看春晚。

然而,今年,因为安庆距离武汉很近,不少人在武汉学习和工作,有回来的,也有滞留在武汉的人。

我们家有两位远亲姐姐都是医生,一个在合肥,另一个在上海,今年过年都因值班未能回家过年,于是大家也看不进去春晚,而是开着电视,人手一只手机,不停刷着新闻动态……

大年初一,吃茶叶蛋,拜年也拜佛

每年除夕夜,吃完年夜饭回到自己家,妈妈都会开始煮茶叶蛋。

煮茶叶蛋

鸡蛋用的是土鸡蛋,茶叶用的是安庆本地的茶叶,岳西的翠兰、潜山的剑豪和玄月之类,加上几勺盐、少数八角,煮上一段时间,即可收获一个个香喷喷的茶叶蛋。

我家的茶叶蛋

茶叶蛋往往是大年初一早餐才吃,但由于实在太香,从儿时起,我和其他晚辈每年除夕晚都会先吃一个再说。

大年初一,依然是去外婆家拜年吃早餐。吃早餐后,一些亲戚就去天柱山脚下的三祖禅寺拜佛烧香,祝愿新的一年一切顺利。

在安庆,尤其是在安庆下辖的县级市潜山,每年大年初一都有无数人开车去三祖禅寺拜年,还有人抢头香。初一一大早,排队进三祖寺停车场的车辆甚至会堵到附近的野寨中学门口。

不过,今年,安庆人没有这种烦恼了。为了避免人群聚集、增加感染风险,三祖寺前两天已经宣布从除夕开始就暂停对外开放,希望大家待在家做好防范,过个平安吉祥年。

三祖寺暂停对外开放的通告

再过几小时,到了早上八点,大年初一的鞭炮声就要响起。我回忆着安庆的年味,看着社交媒体上关于全国疫情的种种消息,感觉这一年春节的年味,稀薄到年夜饭之后就消散不见,仿佛变成了一个遥远到难以抵达的目的地。就像作家梁实秋写过的春节,“大家都说恭贺新喜,我不知喜从何来。”

2020年的春节,贺岁电影撤档,无数人用口罩遮住自己的脸,还有千万人困于围城之中。心系病患,致敬医疗工作者的同时,也会想象着可以闭上眼,一切都消失不见,再睁开眼,一切都已经悄然结束,无人再受苦,又回到曾经习以为常的日常中去。

不论是安庆人,还是所有过年的华夏儿女,在2020这次年味最淡的春节里,我们终于懂得,曾经年复一年舟车劳顿赶到家、偶尔会嫌传统麻烦的年,如今看来是多么可贵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pyocsi.com/rewen/4179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